三郎今天来下聘(重生)

青云上

首页 >> 三郎今天来下聘(重生) >> 三郎今天来下聘(重生)全文阅读(目录)

紧急情况:kubiji.org 被强打不开了,请记住新域名 m.kubiji.net

大家在看 穿越之细水长流最新章节 她成了病娇君王的白月光 医妃倾城世无双 嫁给男主他爹 万人迷反派今天崩人设了吗 种田清泉在莽荒 穿越兽世:兽人老公宠上天 女配她一心向道[快穿] (穿书)黑莲花攻略手册 星辰王座:绝色逆天幻术师
三郎今天来下聘(重生) 青云上 - 三郎今天来下聘(重生)全文阅读 - 三郎今天来下聘(重生)txt下载 - 三郎今天来下聘(重生)最新章节 - 好看的青春校园小说

老来伴相依相亲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郑颂贤刚做吏部侍郎的时候, 刘悦薇说把家里大门口的牌匾换了。

当初开府之时,她是二品郡主,郑颂贤还是个小小的秀才郎,门口就就挂的长乐郡主府。现在他是侍郎了, 府邸还是老婆的名义, 刘悦薇怕官场上那些老古板们又笑话他。

郑颂贤不同意,“我家门口挂的什么牌子, 又碍不着别人的事情。我今儿是侍郎, 明儿说不定就贬官回家,换来换去的有什么意思。娘子这个郡主是一辈子的, 这才是铁打的爵位。”

大伙儿说起郑侍郎家, 仍旧说长乐郡主府。

后来他做了尚书,刘悦薇终于做了一品诰命,家里挂的还是郡主府。众人对她家挂什么牌子已经不在意了, 就是郑大人连个妾都没有,京中不免有人开始窃窃私语。

说起郑家人, 一家子都奇奇怪怪的。当爹的是个老婆奴,都做了尚书了,别说郡主了,就算是公主, 家里也没说一个妾都没有的。当娘的是个悍妇, 管的男人身边连只母苍蝇都没有。儿子的是个不解风情的木头, 女儿看着像个大家闺秀,谁知道竟然喜欢吃羊腿。

但郑家人就是这么奇怪。

郑颂贤没有妾, 家里亲戚长辈没说什么, 外头总是有人想往郑家送人。饭局上, 酒桌上, 各式各样的美人都喜欢往郑大人身边凑。

郑大人从来没接过,美人敬酒他会喝,美人夹菜放在他盘子里,偶尔他也会吃,但美人想往他身上扑,不行,想跟他回家,更不行!

时间久了,众人开始说郑大人家有猛虎,不敢纳妾。

刘悦薇并不在意别人说她什么,她家里好得很,不需要再添人。

郑尚书在朝廷上呼风唤雨,做天官,是帝王心腹,晚上回来还要伺候老婆。

一日,郑尚书归家,老婆儿子儿媳妇孙子都等着他吃饭呢。

刘悦薇如往常一样接下他的官袍,“今日怎么回来的这么晚?”

郑颂贤很平静地回答道,“出了些小事情,以后不用等我了,你们先吃吧。”

才两岁多的大孙子把自己碗里的鸡腿倒进祖父碗里,“祖父吃。”

郑颂贤摸摸孙子的头,“乖。”

一家子的晚饭平淡又温馨,一边吃一边说话。

等到了夜里,正房里就剩下夫妻两个。

郑颂贤洗漱过后斜躺在床上,手里拿着一本公文在看。

刘悦薇穿着一身睡袍过来了,“郑大人,今儿我遇到个奇怪的事儿。”

郑颂贤眼睛没离开过公文,“娘子说来听听。”

刘悦薇从小瓷瓶里抠了一坨擦脸的膏子抹在他脸上,“有个奇奇怪怪的姑娘,一脸怨气地看着我,问我为什么不同意她进门。好像我是个十足的恶人,棒打鸳鸯。”

说完,她摸摸他的脸,“糟老头子一个,居然还有小姑娘想来投怀送抱。”

郑颂贤立刻放下公文,略微有些惊恐,“何人这么胆大?”

刘悦薇哼哼两声,“说是个楼子里的姑娘,郑大人曾多次夸赞她弹琴弹得好,她四处跟人说郑大人是喜欢她的,可惜家里有母老虎,不敢给她赎身。”

郑颂贤皱起眉头,想了半天也想不起来是谁,“人家请客,让这些姑娘们弹唱,我总不好说你谈的真难听,随大流夸赞两句,想来是这姑娘误会了。”

刘悦薇拍拍他的腿,“起开,往里去。今日闹得我好没脸,本来大家一起听小曲,这姑娘一头冲了过来,跪在我面前求我开恩,她不求名分,只求给我做个洗脚丫头,伺候郡主和郑大人。我缺她这个洗脚丫头?要不是大姐姐也在场,都不好收场。”

刘悦薇没说刘悦妍立刻让人当着主人的面把那姑娘叉了出去,并问主人家这是何意,可是提前安排好的戏码?若是觉得姑娘可怜,何不让家里的男主子收了,平白往别人家里送,恶心谁呢。

主人家吓的连连道歉,姐妹两个还是带着儿媳妇拂袖而去。

郑颂贤立刻更惶恐了,扔了公文,“娘子息怒,都是我的错,以后我不再去凑热闹了。”

刘悦薇看了他一眼,“那肯定不能,不让你纳妾,我都犯了众怒。要是连酒席都不让你去,我不得被人戳脊梁骨。”

郑颂贤立刻双手搂住娘子,“娘子放心,以后再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了。娘子别生气,我服侍娘子,以后我给娘子洗脚,那些丫头毛手毛脚的,哪里知道娘子的喜好。”

刘悦薇继续哼哼,“那要看你服侍的好不好了。”

郑颂贤伸手扯下帐子,“保管娘子满意。”

第二天,郑颂贤把儿子叫到了书房。

沛哥儿现在是御史,专职就是参人,什么皇亲国戚世家勋贵,只要你敢犯事,到了他这里都是毫不留情。

郑颂贤把一张草稿纸扔给他,“你替我参个人。”

沛哥儿吃惊,他做御史快两年了,他爹从来没有私底下指使他针对谁,怎么今日居然提这种要求,“爹要参谁?”

郑颂贤拢了拢袖子,“你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沛哥儿把草稿纸看完,顿时想捂脸痛哭。他爹让他参的不是旁人,就是郑尚书本人!

理由是吏部尚书郑颂贤修身不谨,致使青楼女子至其妻面前胡言乱语,有伤风化。

沛哥儿放下草稿纸,扭曲着脸问,“爹,真要参?”

郑颂贤点头,“参!”

然后朝堂就炸锅了,郑御史参了他爹!他亲爹,吏部尚书郑怀瑜!参的理由还这么奇特。

郑御史参完人之后,整个朝堂安静的落针可闻,大家都觉得自己可能听错了。

过了一会儿,大家都开始交头接耳起来。

我的天哪,郑魔头不愧是郑魔头,他连他爹都敢参。那个青楼女子到他娘面前一跪,他就给他娘做主来了。

文武百官都同情地看着郑尚书,养儿子有什么用哦,不如养块叉烧!

皇帝神色诡异地看着面无表情的堂妹夫,见他一个字不辩解,只能自己询问,“郑爱卿,可有此事?”

郑颂贤躬身,“确有此事,臣有罪,请陛下责罚。”

皇帝高高举起轻轻放下,“既如此,罚你三个月俸禄,以儆效尤。”

郑颂贤再次行礼,“多谢陛下,臣定闭门思过,改过自新。”

不到两个时辰,这事儿像风一样吹遍了京城。

满京城诰命们都开始羡慕长乐郡主,看看,都是儿子,自家的男人养了一堆妾,做儿子的都觉得天经地义。人家郑尚书一品尚书,一个妾没有,不过是个青楼女子到长乐郡主面前说了两句胡话,她儿子就敢参亲爹。

刘悦薇反倒是最后一个知道的。

梅姐儿从外头听说后,到婆母面前欲言又止。

刘悦薇知道儿媳妇不是个多话的,这个样子肯定是遇到了什么要紧的事情,“梅姐儿,你有什么话就直说。”

梅姐儿斟酌了下语言,“娘,官人今日参了公爹修身不谨。我听那意思,是什么楼子里的姑娘惹的事情。”

刘悦薇手里的茶盏顿时不动了,儿子参老子,还是和青楼女子有关,我的天哪,郑怀瑜你个王八蛋,这样坑害我儿子!

郑尚书晚上回家,发现正房里儿子一家子都不在,只有怒气冲冲的长乐郡主。

刘悦薇指着他的鼻子,“郑怀瑜,你为甚要坑害我儿子。”

郑尚书把老婆纤细的手指头压了下来,“娘子此言差矣,沛哥儿是御史,闻风而奏是他的职责,我言行不当,招惹了是非,他就能参我,和儿子老子没关系。”

刘悦薇哼一声,“儿子参老子,难道是什么好事情?到时候人家又要说他六亲不认了。”

郑尚书拉着老婆的手进屋,“别生气,做御史想出色,怕参人怎么能行。他连他爹都敢参,也不是什么坏事情,至少以后大家都晓得他是个刚正之人。官场上想树立个刚正不阿的名声,可不容易呢。我是他老子,他参一参也就罢了,别人怎么会给他这个机会。”

刘悦薇仍旧气哼哼的,“本来是小事情,都已经解决了,这下子天下人都晓得我是个悍妇母老虎。”

郑颂贤拉着她坐下,“娘子,我肚子饿了,有饭吃没?”

刘悦薇想着他累了一天,立刻又心疼起来,马上让人上了晚饭,“我把孩子们都打发回屋去了,今儿就咱们两个一起吃。”

郑尚书殷勤地给郡主夹菜,“陛下罚了我三个月俸禄,我又要靠娘子养活了。”

刘悦薇看了他一眼,“这么多年,难道不是我一直在养你?”

郑尚书哈哈笑,“娘子说的对,我一个吃软饭的,外头人居然还想让我纳妾。这回好了,我跟陛下说了,我要闭门思过,除了上朝,我哪里都不去,在家里陪着娘子。”

刘悦薇轻哼一声,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郑颂贤做了二十多年的尚书,六部都被他转了个遍。总是做吏部尚书,未免有权力过大的嫌疑,虽然皇帝很信赖他,他也不想让人骂他是个权臣。

刘悦薇五十五岁那年,郑颂贤又回到了吏部做尚书。

那年风调雨顺,国库丰盈,到了秋天,满京城桂花飘香。

就在大家都准备庆祝中秋佳节的时候,刘悦薇忽然病了,毫无征兆。

早上起来的时候,她还正常吃了早饭,送丈夫儿子去上朝,回来后和儿媳妇商议给二孙子说亲的事情。

等到中午,她忽然说头发昏,大孙媳妇立刻服侍她躺下了。她临睡前还嘱咐孙媳妇,下午要叫她起来,她要给老头子做桂花饼,晚上过节吃。

这一躺下,她就没醒来。

当天,郑颂贤回来的早,听说她一直睡着,亲自到床前来叫,“老婆子。”

这是两口子近来的戏称,她喊他老头子,他叫她老婆子。

床上的人一点动静都没有,郑颂贤吓了一跳,摸了摸她的手,热的,这才放下心来。

他又喊,“娘子。”

刘悦薇睡得很安稳,脸上的表情很安详。

郑颂贤心里一惊,探了一下呼吸,有气儿,他长出了口气。

他继续喊,“薇儿?”

刘悦薇始终没有任何回应,郑颂贤急了起来,伸手把她搂起来,一遍一遍的喊,她始终没有任何动静。

家里人都惊动了,儿子孙子都带着妻儿过来围在床前。

大孙子打发人去叫了太医来,太医诊治后也觉得奇怪,说可能是惊着了,在床前多陪一陪,叫一叫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醒了。

郑家的中秋节也没过成,郑颂贤把儿孙们都打发走,他一个人在床前守了一夜,一会儿就喊她,刘悦薇却始终没动静。

好在她还能喂得进流食,大孙媳妇第二天早上喂她喝了一小碗稀稀的粥。

郑颂贤让人去给他告假,他继续在床前守着。

刘悦薇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个好长的梦,梦里的前世今生纠缠在一起。一会儿她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,整天期待着和三郎在一起,一会儿她是个痛断肝肠的小寡妇,每天看着丈夫的牌位发呆,一会儿她又是那个重生而来的郡主,夫妻恩爱家庭和睦。

她看到了大儿子,那个前半生不太快乐的孩子,一直在努力寻找父亲的踪迹,为父亲报仇,刘悦薇心疼的掉眼泪,傻孩子,爹娘很好,你要好好过日子。

她就这样一直看着,看他报仇,看他释然,看他儿孙满堂,看他走向权力巅峰。

她看到了上辈子抑郁的父亲,看到了那些曾经害过她家人的人都得到了报应,她觉得心里畅快极了。

看完了上辈子,她想醒来,却总感觉自己醒不来。

在她拼命挣扎的时候,耳边忽然传来袅袅佛音,她仿佛听见了自己前世在佛前祷告的声音,仿佛看见了自己捡佛豆时的虔诚,又仿佛感受到了佛祖的禅音。

有个声音在问她,你因执着而来,如今内心的孽障可已消除?

刘悦薇十分着急,“佛祖,信女自重生而来,从未主动害人,一直在救人,几十年来不敢懈怠,救死扶伤、扶老助弱,求佛祖看在信女虔诚的份上,让信女和家人走完这一生。”

空灵的蝉音又响起,“万事有因有果,你此生富贵,皆因前世之苦。今生修善,望报得来世。然富贵有极,望你珍重。”

刘悦薇继续停留在旋涡里,她醒不来。

她看着郑颂贤守在床前,越来越憔悴,越来越虚弱,她感觉内心如刀搅一般疼痛。她不想要什么富贵,她只想和三郎一起平安到老。

郑颂贤在床前守了十天,第七天的时候,他辞官了,不管皇帝同意不同意,他写了奏折,把管帽一脱就不去了。

众人都听说长乐郡主长睡不起,都以为人可能不行了。老早以前大家还嘀咕长乐郡主善妒,后来人家两口子仍旧恩恩爱爱过了几十年。

到现在,谁不羡慕郑家夫妇情分好。如今长乐郡主成这样,郑尚书怕是熬不住了。

刘悦薇渐渐也瘦了,粥和药水也有些喂不进去了,儿孙们都跪在床前哭,家里把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了,只等她驾鹤西去。

然而,等到第十天的夜晚,刘悦薇忽然醒了。

郑颂贤有些呆呆的,他看着刘悦薇睁开的双眼,一直没反应过来。

刘悦薇转动了下眼珠子,看了他一眼,“三哥。”

郑颂贤终于回过神来,立刻抱着她嚎啕大哭起来,跟家里的重孙子一样。

等他哭好了,媳妇孙媳妇们都忙碌了起来,洗漱喂饭,把她伺候的妥妥帖帖。

等孩子们都出去了,刘悦薇拉着他的手嘱咐他,“三哥,你别担心,我就是睡了一觉,你怎么不知道爱惜身体。”

郑颂贤抱着她不肯撒手,“我想等你醒来时第一眼能看到我。”

刘悦薇鼻头有些发酸,“三哥,你别怕,我会一直陪着你的。”

郑讼贤嗯了一声,“好,我们一直在一起。”

刘悦薇摸了摸他发间的白发,“三哥,我想回青州。”

郑颂贤点头,“好,我才刚辞了官。咱们回老家,老家的宅子还在呢。”

刘悦薇用脸碰了碰他的脸,“我想把我这些年挣的钱都捐了。”

郑颂贤继续点头,“捐了吧,要那么多钱做什么。”

刘悦薇没有说她梦到了什么,郑颂贤也不问。

他心里知道,娘子逆天而来,四十年过去了,他一直在担心,怕她哪一天忽然又走了。

这么多年,他一直支持她做善事,他自己也从来不作恶,就想多攒些福报。原以为这辈子这事儿就算是夫妻两人之间的秘密,以后陪着他们一起埋进土里。

这一回她忽然昏睡了十天,他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害怕。

郑颂贤摸了摸她有些消瘦的脸,“娘子,你差点把我的心挖走了。”

刘悦薇的眼角有些湿润,“傻子,我还没跟你告别,不会悄悄走了的。”

两口子静静抱在一起,一句话不再多说。

两口子说走就走,刘悦薇把自己这几十年攒的钱一把都捐给了朝廷。上百万两银子,让满城人侧目。长乐郡主几十年一直在做善事,捐款就没停过,没想到还这么有钱,真是个大财主啊。

银子都处理完了,刘悦薇把家业都托付给儿子媳妇。

几天的工夫,老两口就把东西都收拾好了。亲戚们听说他们要回乡,都来送行,和兄弟姐妹辞别之后,在小孙子的陪同下,老两口一起回到了青州。

家里长辈都已经没了,只有两个兄长还在。

郑颂贤带着刘悦薇住进了家里最早买的那一栋三进宅子,虽然小巧,该有的都有。老两口住下后,每天悠闲度日,偶尔去和兄弟妯娌说说话,十分惬意。

日子像天边的白云一样,慢悠悠地飘走。

清晨的太阳如约而起,刘悦薇起床的时候,被窝里的老头子已经出去了。

她自己爬起身,让丫头给她梳头,只插了一根玉簪,其余别无他物。

虽然五十多岁了,她头上一根白发都没有,丫头一边梳头一边夸赞,“老太太真有福气,看起来比实际要年轻二十岁呢。”

刘悦薇摸了摸头发,“你们小孩子家家的知道什么,我都快六十岁了,有白头发也不是什么坏事情。老太爷白头发那么多,我没有,岂不是显得不相配。”

丫头们捂嘴笑,“老太爷昨儿还说要把头发染黑,这样看起来和老太太更相配呢。”

刘悦薇呸了一口,“你们别信他个老妖怪的话,一把年纪了,染什么黑头发。”

正说着呢,老头子回来了,“老婆子,咱们出去吃好不好?”

刘悦薇笑,“见天要往外跑,外头的东西那么好吃。”

郑颂贤掀起衣摆坐了下来,“我刚出去溜了一圈,早上街上的人还怪多的。我发现新开的一家面馆,老吴不在了,他儿子做的面总觉得少了点滋味,烧饼倒是还不错。”

刘悦薇起身,“我倒没觉得吴家面少了点滋味,我看是你个死老头子享了一辈子福,嘴巴变刁了。”

老两口穿戴好了之后,一起去新开的面馆吃面。

大骨汤、银丝面、肉丝、小葱花,配上几样小菜,看起来让人食指大动。

店家本来要给老尚书和郡主一人碗里加一个蹄髈,被刘悦薇拒绝,“咱们年纪大了,不能吃那么多荤菜。”

大家都知道,老尚书大人最和气,郡主说吃啥他吃啥,店家就撤回了蹄髈。

清汤面吃起来滋味不错,把面翻过来,里面卧了一个蛋。这是店家的心意,老两口欣然受了。

郑颂贤还和年少时那个毛头小子一样,把碗里的肉丝一根根挑出来放在老妻碗里,“本来想吃个蹄髈,你非不让上,那肉丝就给你吧。”

刘悦薇笑眯眯的,“你别馋,晌午我炖只鸡给你吃好不好?”

郑颂贤顿时高兴起来,“今日不过年不过节,怎么想着炖鸡给我吃?我还以为你养的那群鸡要留着过年呢。”

刘悦薇喝了一口面汤,十分满意,“我高兴就吃鸡。”

老两口一边说话一边吃面,店面也不是特别大,大堂里有许多食客,都在竖着耳朵偷听。

吃过了面,老两口一起走了,还给了店家打赏。

回到家之后,刘悦薇带着郑颂贤去旁边的小菜园里看她的菜和老母鸡。

家里的花园子被她撇了一半用来种菜,她还跟公爹学,种了一片竹林,在里面养鸡。

刘悦薇哪里懂种菜,她两辈子加起来都没下过田地。家里有老仆人懂,她就自己种一些简单的青菜,时常扯了来自己做饭吃。

她觉得自己年纪大了,不能总是让人服侍,开始自己做饭。

她院子里有个小厨房,每天她都要自己做两顿饭,让老头子烧火。

郑颂贤烧火的功夫不错,都是在考场上练出来的。老婆子说要大火,他就能立刻变大,说小点,他就立刻变小。

今儿刘悦薇要炖鸡,和郑颂贤一起从竹林里抓了一只母鸡。这只母鸡只有一年多,年龄算小的。

郑颂贤问她,“怎么不挑那年龄大点的?不是说老母鸡更香?”

刘悦薇摸了摸母鸡,“太老了肉柴,我看你后槽牙又要松了,可不能为了吃鸡把牙啃没了。”

郑颂贤哼哼叫,“明明我才比你大了一岁,怎么你头发不黑牙口不松眼睛明亮皮肤没褶子。”

刘悦薇笑道,“别生气,等会儿我给您做个鸡毛毽子玩。”

郑颂贤帮忙搬来了小板凳,老两口一起杀鸡,去毛,忙活了小半个时辰,终于准备好了。

郑颂贤起身,捶捶后腰,“吃顿鸡真不容易呀。”

刘悦薇接口,“这还没完呢,等会儿给我烧火。”

郑颂贤见她起身,扶了一把,“离晌午还早呢,跟我去侍弄花草。”

老两口扔下了东西,又奔向花园另外一边,那里面种了许多名贵的花儿。

郑家这个花园子真是被刘悦薇暴殄天物,多么名贵的花儿啊,和大街上一文钱一斤的小白菜种在一个院子里,还要提防老母鸡动不动会来啄两口。

郑颂贤熟练地在一只大盆里和泥巴,刘悦薇给他打下手,“你种这些花儿有什么用呢,不当吃不当喝的,还费钱。”

郑颂贤手里的铲子忙个不停,“你别急,等我培育出了新品种,就能卖上大价钱,到时候我挣了钱,就可以带你吃好吃的。”

郑颂贤辞官后一文钱都挣不来,家里这么多年的产业都是刘悦薇置办的,他做官几十年,精穷精穷的,连这些花儿,都是刘悦薇买回来哄他玩的。

刘悦薇笑道,“好,我等你挣大钱。”

郑大人信心满满,“不光给你买好吃的,我还想给你打套首饰。咱们成亲几十年,我都没有正经用自己的俸禄给你买首饰。”

做官的俸禄低,哪里够买那些昂贵的首饰,郑大人吃了几十年软饭,老了老了,忽然想挣钱了。

到中午,郑大人又给老婆子烧火,灶门里的肉罐子咕嘟咕嘟响,香味儿飘了老远。

刘悦薇做了三菜一汤,小孙子不在家,老两口自己吃饭。

郑颂贤把鸡腿给刘悦薇夹一条,“娘子养鸡辛苦了,还天天做饭给我吃。”

刘悦薇笑,“郑大人烧火辛苦了。”

说完,她舀了一勺鸡汤,吹凉之后递到他嘴边,“来,老头子,喝口鸡汤。”

郑颂贤眯着眼睛喝了鸡汤,投桃报李,剥了一块鲜嫩的鸡肉喂给她,“娘子吃一口。”

刘悦薇吃了肉,“三哥,你对我真好。”

郑颂贤立刻在她脸上啪叽亲一口,“我最喜欢娘子了。”

我的天哪,旁边的丫头们觉得牙都要酸倒了。大丫头实在看不下去了,带着一群小丫头出门去吃饭,反正老太爷和老太太吃饭不用人服侍。

等丫头们走了,郑颂贤立刻起身,“娘子,快把我的酒拿出来,这些丫头就跟御史似的,整天盯着不许喝酒。趁着二郎不在家,咱们喝两盅。”

刘悦薇也两眼发亮,“还啰嗦个屁,赶紧去呀。”

老两口偷偷摸摸一起摸进了小库房,郑二郎禁止祖父喝酒,还交代家里的丫头,不许老太爷偷偷喝,要是发现了,就禀报父亲。

郑颂贤实在受不了儿子左一封信右一封信劝谏,只能偷偷喝点米酒。

老两口偷来了酒,就着鸡肉你一杯我一杯,快活的跟神仙似的。

刘悦薇笑话他,“没出息,怕儿子。”

郑颂贤往她嘴里喂一口吃的,“你自己生的魔头,你不怕?”

刘悦薇笑了笑,“管他呢,三哥,来,咱们干一个!”

“好,干一个!”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本文到今天,终于正式完结了。从8月10日开文到现在,一共历时四个月整。感谢亲们的一路陪伴,让作者一直有坚持的勇气和毅力。

敲黑板:作者过几天会先把[支书儿子]开个短篇,喜欢年代文的亲们可以给个收藏哟,春节时候作者会回来开[衙役娘子],请亲亲们继续支持哈。

多的不说了,今天作者准备了充足的币,欢迎亲们留爪印。

如果觉得看得还算开心,麻烦给个五星好评哈。五星五星要五星,作者撒泼打滚中(并没有)……

感谢在2020-12-08 17:27:17~2020-12-09 16:31: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Joymomo 30瓶;香蕉牛奶 10瓶;耽于美色、咪 1瓶;

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《三郎今天来下聘(重生)》无错章节将持续在酷笔记小说小说网更新,站内无任何广告,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酷笔记小说!

喜欢三郎今天来下聘(重生)请大家收藏:(m.kubij.com)三郎今天来下聘(重生)酷笔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开局签到天谴神体 明日方舟的剑圣 暴君爹爹的团宠小公主 我靠装逼,当隐世宗门掌教 无欢之痒 逍遥小王爷 暴君夺爱:溺宠绝色仙妃 快穿之男神游记 无敌师叔祖 灵气复苏:开局强吻裂口女 孽徒住手他是你师尊 玄幻:开局从大树开始进化 黄庭.A 阴阳杂货 斗罗大陆3免费全文阅读 武练巅峰 夜宴 从超神学院开始开箱就变强 娇妻超热火,闷骚老公宠翻天 陪读妈妈
经典收藏 团宠大佬甜爆了 校园重生:最强女特工 末世女重生六零年代日常 凤归九霄:狂妃逆天下 兽世生崽:亲亲兽夫,甜甜宠 重生九八:全能女王在校园 那就死在我怀里 团宠大佬马甲多 兄长在上 天命神符师:君上,小狼狗! 散落星河的记忆 我家妹妹超级甜 魔帝缠身:神医九小姐 惊世琴音:逆天大小姐 穿越兽世:兽夫别过来! 毒妃妖娆:国师大人,宠上天! 毒医狂妃:邪帝,太凶猛! 星辰王座:绝色逆天幻术师 魔道祖师 医毒双绝:冥王的天才宠妃
最近更新 陌路无归寻仙辞 网红孵化师 咸鱼飞升 大漠孤烟之庆丰城 我嫁的仙尊成魔尊 小祖宗她重新做人了 穿越星际之种田养神龙 红粉验骨 修仙路:我成了天帝的药 穿书后我与女主联手了 轻狂小毒妃 捏捏反派小肉垫 相公错拿金手指之后 灵界此间录 偏执受想开了[重生] 天才被废后成了我的道侣 反派病娇有点乖 快穿女主又把世界玩崩了 羊皮邪女 在逃生游戏中做朵黑心莲
三郎今天来下聘(重生) 青云上 - 三郎今天来下聘(重生)txt下载 - 三郎今天来下聘(重生)最新章节 - 三郎今天来下聘(重生)全文阅读 - 好看的青春校园小说